妇幼中心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项目信息
公告栏
最新动态
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研究
窒息复苏历史回顾
时间:2006-07-13 09:34:07

Leon Chameides, MD

NRP指导者通讯1998,7(1)

复苏——将死亡边缘的人挽救回来,自古以来就是人们的梦想。有关成功复苏的描述最早可追溯到《圣经》中的《列王记》。Shunemite夫妇的一个孩子曾觉得头痛,并且后来死去了。先知Elisha先为他做了祈祷,然后:

站在孩子的上方,身体倾向孩子,口对口,双眼注视着他的眼睛,手握着手。孩子的身体逐渐温暖起来。先知走下台,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一圈,又登上台弯向孩子。于是孩子打了几个喷嚏后,睁开了双眼。

据说这是第一次对口对口人工呼吸的描述,虽然书中并无详细的说明,但是应该能够确定。在《圣经》中《出埃及记》115-17关于希伯来人助产士Pauh的描述有:“他向婴儿的嘴里呼入空气使婴儿得以哭出声来...

气道/通气

最早有记载的气管插管的实验是由穆斯林伟大的哲学家和医师Avicenna来进行的,大约有1000年的历史。

“必要时,可以用一个金的或银的导管插入喉管来支持通气。” AVICENNA (Ibn Sinna) 980-1037

16世纪,弗兰德伟大的解剖学家Andreas Vesalius不仅成功进行了动物身上的气管切开术,而且还描述了与人工通气有关的心脏功能。

但对动物用此种方式生命可能会恢复。切开术只能在气管主干上尝试,可以插入芦苇茎或其他节茎类植物。然后你向里面吹气,可以看到胸部再次抬起,动物吸入空气。……对于我没有比解剖更有趣的事情了。  ……当肺部已萎陷,过长的呼吸无力,则心跳和脉搏不稳定、缓慢及紊乱。但是当肺充气后,它会变得再次强有力,显示惊奇的改变。(Vesalius - 1543)

直到18世纪才有相关的临床应用。1732123日,Jsmes Blair从一个煤矿的一次火灾中被营救出来。一个苏格兰外科医生William TossachScottish发现)讲述:

他没有一点脉搏和心跳,也不能观察到任何呼吸迹象。外表上他已经死亡。我用我的嘴紧贴他的嘴,尽可能用力吹进我的呼气。但是我忽视了一点就是未捏住他的鼻,因为气体可以从那里逸出:因此用一只手去捏住鼻,另一只手放在左乳头处的胸部,然后我再次尽量为他吹气,使他的胸廓充分扩张,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六、七次快速的心跳。

据报道,Blair一小时内就恢复了意识,并在4个小时内就能步行回家了。

一名在描述白喉性疼痛方面很有名的伦敦医生John Fothegill认识到Tossach的功绩潜在重要性,并且开始投入到对它的研究中。他发表于1745年的论文对我们今天的研究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反响。

“有一些事实,它们本身对人类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或者能导致如此有用的发现。几乎每个人注意到它时都要承担责任尽最大可能去贡献自己的力量。”

Fothefill还列举了其他一些从这项技术中受益的病人,包括毒气窒息,溺水,和遭受闪电或强烈情绪刺激的打击性死亡,如喜悦、恐惧、害怕。他发现口对口复苏好于下面的做法:

曾经我的同事建议我,一个手用吹风器可能用于这些案例可能比口对口吹气会更有优势。但是,如果人们能尝试使用吹气技能,可能会发现它实际上较其他方法更好些。第一,吹风器可能会不在手边;第二,患者肺所需要承受的压力是另一个人所能给予的最大吹气量,无损伤;而用吹风器则不好控制。第三,温暖而有湿气的呼吸能够促进循环,而吹风器吹出的是冷空气。

Fothegill总结时说:

上面描述的方法有利于拯救许多生命,因为对于每个突发现场的人都简单易行,无需耽误时间,无需任何花费,不要太多技术,几乎没有任何困难,而且可以说,它是唯一的权宜之计,只有好处,而无伤害。我认为它对社会有极大的重要性,应当值得推荐并希望能引起你的关注。

由于Fothegill论文的影响,一个致力于溺水后恢复()(促进)协会1767年在阿姆斯特丹成立了。1774年伦敦相继成立了皇家人道协会,它的宗旨是“保护勤劳的人们免于遭受无法避免的突发事件带来的致命性后果,使缺乏经验的青年人免于在娱乐时发生危险,使那些忧郁患者免于自我毁灭的严重后果。”(Lettsom的演讲)。它的成立大会上作了如下声明:“如果有一年能够挽救每个人的生命,这个社会将会永世长存。”这些社团批准了许多援救方法。这些推荐是一些理论基础的综合,现在依然承认,尤其是18世纪时的哪些代表性的做法。例如:1767年荷兰人道协会的一些推荐:

l        保暖

l        人工呼吸急救法:口对口人工呼吸配合按压胸腹

l        直肠内烟熏法

l        擦拭身体或摩擦

l        刺激

l        诱导呕吐

刺激包括对身体多部位的电刺激。这些团体记录着复苏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并给公民颁发奖章。皇家人道协会颁发的奖章刻有如下内容:一面是:“Lateat Scintillula Forsan (希望渺茫,前途光明或只要有一丝希望仍要坚持)”,另一面:“Hoc pretium cive servato tulit”(奖励那些挽救过他人生命的人)。

二氧化碳和氧气的发现引起了人们对使用呼出气进行复苏的广泛争论。直到1782年,皇家人道协会改变其推荐,使用手用吹风器(bellows)而不是以前的口对口通气。多种急救设备也应运而生,通常都包括一个安装有气阀的手用吹风器,容量大约为500cc

英国医生Charles Kite认识到气道密闭的重要性,并且强烈支持用气管(内)插管通气给溺水者进行复苏。Benjamin Pugh1754年首次研制出用于新生儿窒息复苏的气管内导管,包括一个包有软皮的金属芯。1815年,James Curry·Kite在其专著里用图例介绍了经口气管插管的技术。1788Kite写道:

如果在扩张肺部的时候出现任何困难……我们常常会将舌向前拉来补救,舌通过无弹性的韧带连接在会厌上,这样舌必然会抬起。可是遇到更深的气道堵塞呢?则用弯曲的管道,应该经口或鼻孔进入声门;末端应该连接一个吹风器导管。

1834年,盖伊医院产科教授James Blundell在产科演讲中写道:

有时你会发现这些小孩还“活着”,即虽然未死亡,但是没有哭声,或显示其他生命指征……在给新生儿进行人工呼吸时,我经常观察到当有呼吸时,声带规律跳动,而当操作暂停,声带跳动会几秒钟停一下并重复。这个现象我认为毫无疑问地可以说明,当新生儿还活着的时候,人工呼吸就必须一直坚持……唯一有效的完成这项操作的方法是利用一些小号设备,气管导管,而且助产士在去每一次分娩现场时都应携带。气管导管是一个银质小管,可以进入气管,其末端像输液管一样是封闭的,两侧有较宽的裂缝可以让气体和粘液出入。我比较喜欢末端封闭、两侧开放的设计,这样可以避免损伤娇嫩的气管壁。如果你操作错误,使用这种设备一开始会有些困难;每一个时刻都非常重要,如果你马虎出错则严重威胁到孩子的生命……。这时你可用双手握住孩子,用口从你自己双肺对着婴儿的口吹气来扩张婴儿的肺。然后用双手加压迫使婴儿把气呼出,位置是在胸腔和腹腔,加压可以使膈肌上抬……新生儿的呼吸比成人快,一分钟2530次。你也许会问我,使用吹风器是否不好?如果做一下试验你就不会这么问了。当你进行几分钟的人工呼吸时,你观察孩子。触摸声带,你会因感受到它的搏动而满意……检查胸腔,触诊心率,你有时很难通过肋骨感受到它的搏动;观察脸部,你可能会发现双颊变红,面色好转,嘴唇颤抖。当这些显示生命好转的迹象被观察到的时候,可以暂停一会,很快会发现婴儿可以自主呼吸;引发的第一次呼吸是深长叹息样的;2030秒后再次呼吸。如果人工呼吸暂停后,心跳恢复,声带继续搏动,并且呼吸频率继续增加,则不必进行插管;但是如果声带搏动停止,叹息声不再出现,则需要重新开始复苏操作;然后重复观察,根据情况决定下一步;同时试探新生儿能否自主呼吸,或另需通过人工呼吸来提供支持……

19世纪早期,对于吹风器通气的安全性的争议越来越多,因而被各种胸廓运动方法取代了:运动双臂,按压胸廓。这种方法持续到20世纪。

1949年和1950Archer Gordon重新评估了运动双臂、按压胸廓不同的人工通气方法,发现所有这些方法的益处不多。然而直到1954年,James Elam才科学证实了Fothegill 200年前依据经验提出的建议:口对口通气能维持充分的氧合。1957Peter Safar在用箭毒麻痹的志愿者身上进行了一系列严格而大胆的实验,证明倾斜头部可以使气道打开,口对口人工呼吸技术优于上面描述的其他技术。

 

维持循环

19世纪中以前,在心脏停跳时维持循环方面无任何研究。1847年,氯仿被发现,它作为麻醉剂的广泛使用导致许多心脏停跳的案例发生。尤其是在胸廓开腔术中外科手术直接造成心脏压迫,这种现象更不足为奇。

1878Boehm在猫身上和1883Koenig对人体的施行的体外的心脏按压研究中,为了有效通气而非维持循环,采用了起初缓慢的胸外按压方法。Maass调整了Koenig的技术,增加按压的速率到每分钟120次,因而这可能是首次使用胸外按压来维持循环。Koenig对一个9岁的男孩在氯仿麻醉下对其进行上颚裂修补术。突然患儿呼吸停止,身体紫绀,瞳孔放大。Koenig按自己的方法开始以每分钟30次胸外按压并执行气管切开术。30分钟后,男孩没有任何反应,被送入另一病房。

“现在我必须考虑病人的死亡,但我很兴奋,我仍然迅速而且有力的对胸部进行按压,瞳孔突然缩小,当我以更快的速度进行时,它们变得更小,暂停时,缓慢的喘息样呼吸又开始了。”又过了30分钟,颈动脉搏动恢复,而且紫绀消失。

1914年,Crile认识到时间的关键性,第一次描述了同时按压胸廓和腹部的方法,而且首次应用了肾上腺素。

“……一个基本而关键的目的是提供脑建立氧合循环。人工呼吸维持容易不稳定;如果脑部缺血问题7分钟内未解决心脏将不能搏动,7分钟的时间是病人迈向死亡的时间。”

直到1960Kouwenhoven, JudeKnickerbocker的叙述重新发现,胸外按压才被广泛应用。

Peter Safar 结合了通气和胸外按压,美国心脏协会(AHA)1963年认可了这个方法,并要求在医务人员内使用。1973年,在可被称为第一届标准与指南大会上,心肺复苏(CPR)的方法正式公布。1975年第一次举办了高级心脏生命支持(ACLS)课程。

 

参考文献:

Baker AB.  Artificial respiration, the history of an idea.  Med Hist 1971;15:336-46

Crile GW. Anemia and Resuscitation.  New York, NY:  D. Appleton & Co, 1914

Fothegill J.  Observations on a case published in the last volume of the medical essays, etc., of recovering a man dead in appearance, by distending the lungs with air.  Phil Trans Roy Soc London. 1745;43:275-281

Fye WB.  Ventricular fibrillation and defibrillation: historical perspectives.  Circulation. 1985;71:858-865

Kite C. An Essay on the Recovery of the Apparently Dead.  London: C. Dilly in the Poultry; 1788

Kouwenhoven WB, Jude JR, Knickerbocker GG.  Closed chest cardiac massage. JAMA. 1960;173:1084-1087

Safar P. History of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cute Care. 1986;12:63-94

Dr. Chameides is Director, Pediatric Cardiology Connecticut Children’s Medical Center and Clinical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School of Medicine

 

 

 

 

 

  版权所有: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 京ICP备05080386号
通信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纬路27号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邮政编码:100050)
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路小南庄400号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邮政编码:100089)
电 话:010-82647807 010-82647812 传真:010-82647800 E_mail:chinawch@chinawch.org.cn